渐渐淡去的习俗之白事

老家的习俗很多很多,打记事起就常听老人们说些婚丧嫁娶的事,听的多了也就刻画在脑海里了。时至今日再回忆起来仍能如数家珍一般娓娓道来。丧事,俗称白事,年纪大的老人故去也叫白喜事。

记得那年的秋半劲儿,临街的老吴母亲去世的时候,老人家属虎的,享年89,按现在的人看来活那么大岁数不算稀奇,可在当时能活过八十的都屈指可数了呢!一家人四世同堂,若老太太能再多活几个月连重孙媳妇肚里的孩子都能看见,那样就是五世同堂喽!

老太太身体一直挺硬朗,也没啥大毛病,所以临走根本就没有啥征兆,头天晚上睡觉时还好好的,早上老吴媳妇起来忙乎做早饭,习惯性的去里屋老太太的屋里端尿盆(那种带盖的痰盂)。妈……妈的喊了两声,见老太太没应,也没有像往常那样翻个身,这老吴媳妇就把头探到老太太跟前去仔细看了看,老太太面目慈善地闭着眼睛。老吴媳妇也没多想,转身端着尿盆出去了,把隔夜的尿倒在泔水桶里,再用清水涮涮之后盖上盖依旧像往常那样放在屋外的墙根底下等晚上用。接着就忙乎做饭,等饭菜都做得了之后, 一家人陆陆续续爬起来洗漱,老吴抻了个懒腰问媳妇老太太的饭预备出来没,准备给送过去。

媳妇说你端过去吧!给老太太做的小米干饭和鸡蛋糕都在锅台上用盖子扣着呢,送完回桌上一起吃早饭。这老吴颠颠的端着饭菜直奔老太太屋,推开门喊了几声妈也没人答应,老吴急忙放下东西去看老太太,结果这一看才发现老太太过世啦!听见老吴近似哀嚎的喊叫家里人都急忙奔了过来,大家一顿忙乱,女的跟着老吴就是哭,男的都在地上转磨磨儿。最后还是年近四十的老吴家二儿子指挥家人,都各尽其责的去准备老太太的丧事事宜。

上午的时候,单位的领导同事接到通知纷纷前来慰问,亲戚朋友左邻右舍,还有小辈儿的同学把吴家屋里屋外占的是满满登登的。老吴媳妇在箱子底下翻出来老太太早就为自己准备好了的装老衣服,在白事知宾(专门处理丧事的)的指挥下给老太太弄得入官入府的,停放在临时性的那种棺椁里,就等着三天后去殡仪馆火化啦!

灵堂搭建在自家的当院,搭了个不小的灵棚,扯了电按上灯泡晚上好用,供桌上摆上三大盘糕点水果之类的贡品,香炉里烟雾渺渺,摆在当中的老太太的遗像有十六寸大,是黑白的那种,照片上老太太慈眉善目地微笑着。

送纸活的随着知宾的指挥把“大黄牛”摆在灵棚的左侧,旁边站着“小德庸”,花圈放了两大排,老吴家的孙男嫡女们也都纷纷地披麻戴孝整齐地给老太太守灵,吹鼓手的唢呐声吹得那叫一个凄惨,隔好几趟房都听得清楚儿滴。听得人心酸,吴家人或许是忙乎的原因或许是老太太岁数也实在是大了,远没有想像的那么悲哀,进进出出如果不是有那身行头区别,还真看不出谁是主家哩!

老太太是头半宿去世的算小三天儿,这样哭十八场和过七关的事宜就定在当晚的七点,但凡遇到这千载难逢的事,隔好几趟房甚至河內沿的都赶过来看热闹,人们会把整个胡同围得水泄不通。

到了傍黑,吹鼓手和干苦活的都已经准备妥当,就等着知宾一声令下,时辰一到一男一女两个人披麻戴孝地扮上,男的头顶着灯油碗,里面有点燃的灯芯忽明忽暗地随着男人的走动变幻着,整个气氛随着他唱出的哭七关达到了高潮。只见这一男一女跪在老太太灵前颤颤巍巍地抽泣着带动了好多眼泪窝子浅的大娘大婶子们也都跟着掉眼泪,吴家的亲属跪倒一大片,那凄婉的曲调至今还记得,男人唱女人哭一唱一和好不凄惨……

一呀吗一炷香啊,香烟升九天,大门挂碎纸(纸钱)。二门挂白帆,妈妈归天去,儿女们跪在地上边,跪在地上给妈妈唱段哭七关

……

哭呀吗哭七关哪啊,哭到了一七关 ,头一关是望乡关啊~妈妈回头望家园啊~ 妈妈躺在棺椁离,女儿我跪在地上边,为了妈妈免去灾难~我给妈妈哭七关~~~

哭哇吗哭七关哪啊~ 哭到了二七关 ~二七关是鬼门关,二鬼又把路来拦~二鬼来拦路啊~跟妈妈要买路的钱~儿女们多烧几包纸~妈妈过了二七关 ~~~

……

哭呀吗哭七关哪啊,哭到了七七关~七七关是黄泉关,黄泉路上路漫漫~金童前引路玉女伴身边,妈妈您骑马坐着轿,一路平安到西天~妈妈您骑马坐着轿,一路平安到西天

……

一边哭着一边家属中老太太的姑娘和侄女辈份的女人还得为老太太烧足六斤六两纸钱。由于老太太的唯一姑娘在外地得明早才能赶回来,这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老太太的远房侄女刘大喇叭头上了,这人说话声本来就大,这家伙可倒好,一边烧纸一边哇哇地嚎。弄的知宾还得时不时地让她小点声,以免盖过干哭活的那两个人的声音……

一场风光的丧事在夜幕衬托下透着一股神秘和神圣感。好多胆子小的大姑娘小媳妇看完热闹后往往不敢自己往家走,都是搭帮结伙地一路议论一路涨胆。

守灵的一宿都不能让灵棚里空人,香炉碗里得始终有香燃着,还有家属不断地答谢来宾谢礼,来宾作揖家属作揖,来宾下跪磕头,家属也得跟着下跪磕头……

一整天的白事就在一个接一个的繁杂悲泣的仪式中接近尾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